-->

                                  
                                  

                                              gooood book <THE 100-YEAR LIFE> Living and Working in an Age of Longevity

                                              (Only Chinese) If we all live to be 100 years old, what should we do with our lives and work?

                                              Project Specs

                                              如果你能活到100岁,你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整整六七十年的时间全都得放在工作上,这个想法是不是太吓人?对你来说,拥有如此多的空闲时间,你是否该去寻找一个更加刺激的未来?

                                              这本书来自英国伦敦商学院经济学家琳达·格拉顿和心理学家安德鲁·斯科特为MBA学生开设的一门“百岁人生”课程。21世纪初出生的人有50%的概率活到100岁,面对这个事实,作者运用当今社会学、经济学和心理学的研究成果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向我们展示,如果活到100岁,我们的日常生活、工作、理财、学习和社交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以及我们该怎么办。

                                              点击购买本书(亚马逊链接

                                               

                                               

                                              选 段 展 示

                                               

                                              专注无价之物|Focusing on the Priceless

                                              随着寿命延长,工作周期将变得更加广泛,储蓄更加集中,行业和就业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将发生重大转变,这是百岁人生的广泛影响,但是,只考虑财务和工作,就是在否定人的本质。长寿的礼物从根本上讲是无形的。在本章中,我们关注的重点是无价的无形资产。

                                              无形资产在我们的一生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金钱确实很重要,但金钱本身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赚钱是为了获得我们可以用钱买到的东西。对大多数人而言,美好的人生需要获得家人的支持,结交优秀的朋友,掌握过硬的技能和知识,还要有健康的身心。这些都是无形资产,在创建高效的长寿人生时,它们无疑与财务资产一样重要。但这些无形资产并非独立于有形资产,它们在有形资产的增长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两者互相促进。举个例子,如果没有过硬的技能和知识,我们的职业和收入潜力可能非常有限。朋友也是如此,拥有一些理解并支持自己而且知识渊博的朋友,对优化转型和扩大职业选择至关重要。如果你身体不好或者家庭生活不幸福,那么这种压力会大大降低工作生产率、同情心和创造力。

                                              因此,无形资产是长久和高效生活的关键——无论是作为目的,还是对有形资产的投入。事实上,一个美好的生活需要两者兼顾。两者之间需要达到平衡和协调。

                                               

                                              资产管理|Asset Management

                                              也许你没有想过友谊、知识和健康也是资产。我们大多数人在日常生活中很少会用“资产”这个词,但把友谊、知识、健康作为资产是百岁人生的关键框架。资产就是可以在几个时期内产生效益流的东西。换句话说,资产具有待续性。很显然,随着寿命的延长,我们在这些资产的管理上面临重大的挑战。虽然资产可以持续多个时期,但它们通常会遭遇某种形式的贬值。也就是说,由于使用或管理不周,资产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这意味着,我们要对资产进行细心的维护和有意识的投资。

                                              这样看来,我们会把朋友、知识和健康作为资产的原因就很明显了。朋友和知识不会在二天之内消失,但是如果你不通过与朋友保持联系或者更新知识的方式对其进行投资,那么它们最终会贬值,甚至可能消失。

                                              无形资产与住房、现金或银行储蓄等有形资产有明显差别有形资产是一种物质存在,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对它们进行衡量和界定。因此,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对它们进行定价和交易,对它们的了解和监控也更为简单检査银行账单,在互联网上査证房屋价格,密切关注养老金等。友谊、家庭、身心健康、技能和知识等无形资产没有明显的物质实体,对它们进行衡量和交易是有难度的。

                                              一些无形资产的衡量相对容易。衡量你是否健康,是否充满活力,是相当简单的事情。我们大多数人做健康检査就是出于这个目的,它能够提醒我们,在一段时间里的健康状况是变好了还是变糟了。某些形式的技能和知识也是如此。我们参加考试,获得证书,这是在衡量我们是否掌握了某些显性知识,但是,隐性知识的衡量更为困难。那么,友谊和关系呢?大多数人对他们最为看重的人际关系是否健康有所了解,但他们很难去量化了解的程度。社交网络分析师也在越来越多地尝试对个人社交网络的规模、多样性和互联性进行衡量,同时追踪其随时间变化的增长或消耗程度。衡量各种日常行为(例如行走的英里数、与朋友聊天的时长等)的增强技术的快速发展将增加可测量无形资产的复杂性。

                                              因此,一些无形资产可以直接定量测量或通过代理方式进行测量,一些则只能定性测量(上升或下降),还有一些无形资产无法测量。一些测量的结果可以进行客观的比较,例如受教育程度,而其他的测量结果,例如是否幸福,则不能进行客观比较。无形资产因其模棱两可、难以捉摸的特性及其常常具有主观性,我们要对它们进行定价和交易是不可能的,并且总是困难的,此外,正如政治哲学家迈克尔·桑德尔(Michael Siandel)所言,无形资产“无价”而且不可能进行交易的背后,还存在一些深层原因。这通常事关无形资产不可交易的本质和历史。在你80岁的时候,你根本买不到(或创造出)终身的友谊事实上,也许友谊的定义就意味着在任何年龄,友谊都是买不来的。

                                              无形资产无法在市场上买卖的事实使得对无形资产的规划和投资更加复杂。相比之下,对有形资产进行投资的决策相对简单,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决定是可逆的。房子可以随意买卖,金钱可以从股票市场转到养老金支付。而且由于有形资产可以很容易地进行定价和买卖,它们具有易于替代的特性我们可以把一间房屋出售,另外购买新的房屋财富可以从股票变为现金。

                                              然而,无形资产既不可替代,也不可逆转。如果你移民了,你不能把一个朋友卖掉,在另一个地方购买一个新的朋友;如果你掌握的知识不再是有价值的知识,你不能简单地把它们卖掉,然后购买新的技能。这种不可逆性的影响是,我们必须谨慎对待与无形资产投资相关的选择,而且必然会担忧其价值的突然丧失。正如一场地震可以使一所房子变得毫无用处,外部变化也可以使无形资产变得一文不值。

                                              然而,无形资产之所以无价,正是因为它们不能轻易被定价或交易。关于无形资产相对于有形资产的重要性是在文学和宗教中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以研究人生怎样才能愉快并且有意义的心理学研究为例哈佛格兰特研究(The Harvard GrantStudy)尤其有趣,该研究重点关注1938-1940年哈佛大学268名男本科生的各项指标。在进行了75年的追踪之后,研究人员发现,有形资产确实很重要,没有钱或者拥有的钱比同辈人少是导致不满的根源。然而,人们在生活中建立的深厚而牢固的关系,是生活满意度的关键因素之一。用此项研究的先驱乔治·维兰特(George Valliant)的话来说就是,幸福有两个支柱,一个是爱,另一个是留住爱的生活方式。赚更多的钱,确实会使你更加快乐,但爱会使你感到幸福。许多经济学文献对伊斯特林悖论(Easterlin’s Paradox)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该悖论是指,虽然富裕的人往往更加快乐,但平均幸福度与平均收入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换句话说,人们似乎并没有随着国家越来越富裕而越来越幸福,这表明,另有其他因素在主导着人们的福祉。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金钱不重要。虽然钱不能直接购买无形资产,但你仍然需要资金和财务安全来投资无形资产,有钱就可以买到健身房会员资格、家庭假期,可以让你放心地和亲人分享休闲时光。钱可以为无形资产提供支持,这反过来又可以为财务上的成功提供支持。这种相互联系十分重要,合适的平衡对规划百岁人生至关重要。

                                               

                                              学习和教育的回报|Return of Learning and Education

                                              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对知识和技能的投资是重中之重。我们可以从学习和教育中获得的经济收益是巨大的。在撰写本书时,一名22岁的美国毕业生平均每年可赚3万美元,而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人则为1.8万美元。他们之间的差距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扩大,差距会在他们45岁左右的时候达到顶峰,到那时大学毕业生的年收人会接近8万美元,而高中毕业生则为3万美元。教育的平均回报率比通货膨胀率高15%。如果这样的回报率差距保持不变,那么我们绝对可以期待,长寿会使人们花费额外的时间用于接受教育。在整个20世纪,美国的平均受教育时间已经从7年上升到14年,还有可能继续增加。

                                              技术创新将对就业市场产生重大影响。事实上,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克劳迪娅·戈尔丁(Claudia Goldin)和拉里·卡茨(Larry Katz)认为教育和技术在进行赛跑。技术目前是对教育的补充。随着技术的进步,技术工作的薪水也增加了。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他们的工资下降了,社会上的不平等现象增多,但教育的回报显然使上大学的人数增加。结果是,现在有一个学位的美国劳动力比例为25%-30%,这一比例还在继续上升。

                                              随着大学学位的普及和技术的进步,有些人会很自然地用额外的人生时间接受研究生教育。研究生学历往往与专业化术有关,它释放了一个专心投入和为事业献身的信号,是具备精细知识的证明,可使人们在劳动力市场上脱颖而出。此外,随着信息技术造成劳动力市场进一步中空化,越来越多的人会尝试获得最高水平的技能,在研究生学历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不过,正如投资顾问必然会说:“过去的结果无法预测未来的表现。”教育回报率和继续受教育人数持续增长方面可能会出现转折。毫无疑问,获取技能和知识储备的内容、时间和方式将发生重大改变。

                                              在百岁人生中,大量的知识习得可能不再是一次性的,也不再是在生命的早期阶段完成。考虑到技术进步可能达到的程度,用职业生涯早期学习的专业知识维持一个人长期的工作生涯这似乎是不可想象的。无论是出于无聊还是技术淘汰的原因,获得新技能和新专长将成为人们要终身努力的一件事。我们在百岁人生里有87.3万小时,就像人们常说的,“一万个小时可以让人成为天才”,那么,在一个以上的领域成为专家,就不是一件令人望而却步的事,更不是不可能实现的事。

                                              点击购买本书(亚马逊链接

                                              更多精彩欢迎移至gooood book.

                                              Post a Comment

                                              排三走势图带连线图